鸟 木

时光本是无罪

九点
觅食
路边流浪歌手哼唱着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这样的雨夜
生意恐怕不会好
不过
估摸也可避免城管骚扰了
同一片乌云下
人们
走着不同的路
唱着不同的歌
做着不同的梦

我这么正经的人怎么会违规

她们在等待他们道歉
他们在等待她们死去

这个受害群体的人数终将越来越少,她们需要的何止是道歉,战后基本的生活与尊重也成为奢侈,有位老人说,有时候她更恨身边的这些中国人,所以更多的受害者选择了沉默。

我们何尝不是拿着她们当枪使,宣泄着我们自己的所谓爱国主义宣泄着我们对那段历史的愤怒

其实,大多数人没有真正关注着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