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 木

时光本是无罪

她们在等待他们道歉
他们在等待她们死去

这个受害群体的人数终将越来越少,她们需要的何止是道歉,战后基本的生活与尊重也成为奢侈,有位老人说,有时候她更恨身边的这些中国人,所以更多的受害者选择了沉默。

我们何尝不是拿着她们当枪使,宣泄着我们自己的所谓爱国主义宣泄着我们对那段历史的愤怒

其实,大多数人没有真正关注着她们

刚刚从林芝出来就看见了路边挥手的一个年轻背包客,我也生平第一次搭陌生人上车,或许,也只有在这里才可以。小x是哈尔滨人,瘦瘦高高,棒球帽下是一张长满豆子的稚嫩的脸,声音有点娘,亲切有礼貌。小x在吉林某大学读大三,这次是从成都出发,目标拉萨,一路徒步,搭车行进。今天目标是工布江达,一早出门,走了四个小时才搭到了我们。这不是小x第一次徒步搭车的旅行,让我们这些循规蹈矩生活的人还是有些好奇佩服的。在巴松错,我们挥手告别,小x继续他的未知的旅行…………几天后,走在拉萨街头,小x忽然跳到我们面前兴高采烈的喊道
“你们还记得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