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 木

时光本是无罪

前几天又听到了郁冬的露天电影院
回想起小时候每周的露天电影
那就是孩子们的节日
什么电影根本不重要
会有花生瓜子
会有嬉笑打闹
会有荧幕背后的倒像
每次都是电影还没结束就困累的不省人事
只能让爸爸背着回家
现在露天电影没了
爸爸也没了

十二月的阳光如此温暖
大人小人老人院子里享受这恩赐
这是城市中被留下的为数不多的被“现代”了的中国村子
靠在路边挨在山脚
一家家三四层小楼杂乱的向山上延伸
在这条路一年的大拆大建中能幸存下来
估摸村支书功不可没
寻问路旁两个嬉戏少年怎么去山上
少年争相说知道知道
大点的少年洒脱的让步“那你带他去吧”
小朋友口齿虽然不清
但兴奋的带着我告诉我怎么怎么走
好像这就是
人之初 性本善

九点
觅食
路边流浪歌手哼唱着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这样的雨夜
生意恐怕不会好
不过
估摸也可避免城管骚扰了
同一片乌云下
人们
走着不同的路
唱着不同的歌
做着不同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