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 木

时光本是无罪

她们在等待他们道歉
他们在等待她们死去

这个受害群体的人数终将越来越少,她们需要的何止是道歉,战后基本的生活与尊重也成为奢侈,有位老人说,有时候她更恨身边的这些中国人,所以更多的受害者选择了沉默。

我们何尝不是拿着她们当枪使,宣泄着我们自己的所谓爱国主义宣泄着我们对那段历史的愤怒

其实,大多数人没有真正关注着她们

一起踢球的一个小朋友大半年一直在上海看病
在朋友圈里问过他
他没说
只是说没事 不足挂齿

昨天
他跟我说其是肿瘤复发
一直在上海复查

他是个乐观爱笑爱说话的人
一边踢球也要一边聊天
跟对手
跟队友
我们时常开着玩笑喷他
"踢球不许聊天"
他会笑笑的说
“好好好”
没一会儿又开始跟靠近的人累述着这些年巴萨的比赛争议获利
回想那些时光
完全看不出是一个身有重病的人

今天
下着雨
他结束了上海的复查
准备在杭州停留一天再回家
问我能不能陪他踢一场球

我想
今天我会在球场上听他说话陪他聊天

祝你健康